期货草案指出期货市场是管理风险的市场,必须做好自身风险防控

草案第四条提出,国家支持期货市场发展,建立适应期货交易特征,便利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参与,促进期货市场发展的会计、审计、税收、国有资产管理、外汇管理等制度,发挥期货市场发现价格、管理风险、配置资源的功能;国家鼓励利用期货市场和其他衍生品市场从事套期保值等风险管理活动;国家采取措施推动农产品期货市场和其他衍生品市场发展,引导国内农产品生产经营。

期货市场是管理风险的市场,必须做好自身风险防控,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草案将促发展与防风险并重,从交易机制、监测监控、监督管理等方面进行全链条风险防控安排;明确期货交易实行集中交易、保证金交易、持仓限额、当日无负债结算、保证金不足强行平仓等制度,规范程序化交易,强化账户管理,明确违约处置程序,确立保证金及相关财产破产保护的原则。

罗保铭委员说,为了确保期货交易的效力和安全,期货领域创设了特有的风险控制制度,制定期货法可以将期货市场实践证明有效的风险控制制度,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提高其法律效力,目的就是更好地保障期货市场的安全,实现期货市场的长远健康发展。

在打击违法行为方面,草案丰富了期货市场操纵行为的类型,明确了期货市场内幕交易的构成要件,严厉打击编造传播虚假信息的行为,大幅度提高行政罚没款金额,增加期货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的成本。草案综合运用多种责任形式,完善期货市场民事责任体系,明确行为人实施违法违规行为造成交易者损失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并在特定情况下采取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

此外,期货法草案将交易者分为专业交易者与普通交易者,对普通交易者参与期货交易实行交易者适当性制度。罗保铭委员说,制定期货法是保障期货交易者合法权益的需要。制定期货法可以均衡地配置不同主体之间的权利义务,合理设定相关主体的法律责任,切实保障期货交易者的合法权益。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