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草案为期货市场厘清法律边界

草案第三条明确,本法所称期货,是指由期货交易场所统一制定的、将来在某一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交割一定数量标的物的标准化合约。本法所称其他衍生品,是指价值依赖于标的物价值变动的、非标准化的远期交割合约,包括非标准化的期权合约、互换合约和远期合约。期货交易和其他衍生品交易的标的物包括农产品、工业品、能源等商品、服务及相关指数,以及有价证券、利率、汇率等金融产品及相关指数等。

  草案第七条明确,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依法对全国期货市场实行集中统一监督管理。利率、汇率期货由国务院依法另行规定;其他衍生品市场由国务院授权的部门实行监督管理。

草案借鉴证券法关于证券发行注册制改革的经验,品种上市由并联审批模式改为实行交易场所申请、证监会注册的品种上市机制,原则规定品种上市的基本条件,优化品种上市程序。

草案明确国家支持期货市场发展,建立适应期货交易特征,便利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参与,促进期货市场发展的会计、审计、税收、国有资产管理、外汇管理等制度。国家鼓励利用期货市场和其他衍生品市场从事套期保值等风险管理活动。

在打击违法行为方面,草案丰富了期货市场操纵行为的类型,明确了期货市场内幕交易的构成要件,严厉打击编造传播虚假信息的行为,大幅度提高行政罚没款金额,增加期货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的成本。草案综合运用多种责任形式,完善期货市场民事责任体系,明确行为人实施违法违规行为造成交易者损失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并在特定情况下采取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

此外,期货法草案将交易者分为专业交易者与普通交易者,对普通交易者参与期货交易实行交易者适当性制度。罗保铭委员说,制定期货法是保障期货交易者合法权益的需要。制定期货法可以均衡地配置不同主体之间的权利义务,合理设定相关主体的法律责任,切实保障期货交易者的合法权益。

从此期货市场就有了法律的全方位护航,中国期货市场将迎来更加规范的发展时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